报名电话

低级的骗保大戏何以反复上演?

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0:45:11    文章来源:信用中国栏目

来源:中宏网

  雇人住院,病名随机,管吃还给钱……近日,央视新闻曝光了沈阳市于洪区济华医院、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内外勾结、骗取医保费用的丑闻。病人是演的、诊断是假的、病房是空的……这看似荒诞可笑的闹剧背后,却是国家医保资金大量流失的严肃现实。

020be9e6a5704e06a24b3acd6e8b1d6e.jpg

  众所周知,医疗保障制度是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一环,是确保居民“病有所医”的重要机制。单位和居民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用,在统筹机制的作用下,有力地缓解了老百姓“看不起病”的现象,造福万千居民和家庭。就是这样一项人人获益的制度,却在现实中屡屡出现硕鼠盗洞的现象。挂床骗保、冒名报销、医保卡滥用……一些人和机构竟然将骗取“保命钱”“救命钱”做成了一门买卖,让人颇感痛心。

  这起事件的发生只是医院骗保的冰山一角。揆诸报端,类似骗保新闻屡见不鲜。此前据媒体报道,在贵州部分地区,医院骗保几乎成为一种行业“潜规则”。六盘水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135家,存在骗保现象的有107家,高达76.30%;安顺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41家,骗保问题查出率达100%。医院骗保手段是五花八门,令人叹为观止。本该一心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,却把精力放在如何骗取国家医疗保险金上,让人愤恨。

  看起来“双赢”的交易,蚕食的是国家医保基金,侵害的是全体参保人员的利益。一个并不难理解的常识是,医保池的资金是相对固定的,有骗保的发生,意味着资金的流失,最终用于医保建设的资金会相应减少,最终影响到社会的公共福利。

  事实上,医保基金并不宽裕。有媒体援引人社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1—10月,医保基金收入14510.7亿元,基金支出11047.7亿元。另据《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》显示,2016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累计结存7772亿元,比上年增长18.3%。这样的水平,虽总体平稳,但部分医保统筹地区仍存在超支风险。这个时候,如果医保基金还要在花式坑蒙拐骗中被打秋风,老龄化加速度来袭的中国,还有多少这样的血汗钱经得起灰黑利益链如此挥霍?

  这些年,医保骗保事件屡禁难绝,早就从“打酱油买肥皂”升级到“规模化合谋骗补”的荒唐境地。尽管人社部多次回应:将大力打击医保欺诈、骗保的行为,完善医保定点机构的管理和退出机制,但是在实际医疗行为中,正规医疗机构的骗保行为已经成为医保基金管理中的巨大风险、且没有之一。

  有人说医保骗保是利益分成机制的问题,也有人说医保骗保是医卫工作者的职业素养问题,还有人说医保骗保是刑罚绵柔下手不力的问题……这些说辞,或有道理,但论说到底,守门人缺位、监管者失责,这才是最具象最直接的真问题。大众媒体能察觉的惊天内幕,为什么专业监管失聪失明?患者和家属都心知肚明的规则猫腻,为什么地方职能部门又后知后觉?

  制度设计若没有穷尽责任之力,道德和法治恐怕永远都会鞭长莫及。眼下,真相要厘清、权责要对等,除此之外,我们更要思考的是:低级的骗保大戏究竟骗过了谁?

b08165d8c95142bc8e9f24164e34b9f9.jpg

  严厉打击医院骗取医保行为,是有法律依据的。2014年4月21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,对现行刑法和刑事诉讼法7个法律适用问题作出解释。其中规定,“以欺诈、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、医疗、工伤、失业、生育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险待遇的,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公司财物的行为。”可见,骗取医保等社会保险金,是在骗取国家公共资源,骗保者理应受到刑事追责。

  国家人社部和公安部曾联合下发《关于加强社会保险欺诈案件查处和移送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对于“医保卡套现”、医保药店刷“非药”、冒领养老金等涉嫌社保欺诈犯罪的行为,将移送公安机关,并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可见,对于医院骗保行为,不能止于纪律处分。首先,将骗保“入刑”,应从立法层面进行明确和规范,并制订具体操作细则。同时,防范和打击骗保行为,需要制度协同。社保部门应与公安、民政、医院、社区等建立信息共享机制,密切协作,齐抓共管,标本兼治,综合治理。特别是,预防和打击骗保行为,需从细节上把关,盯牢社会保险金等公共资源。比如,建立审核基本社会保险金领取资格和条件的规章制度,完善、规范发放办法,推行举报骗保行为的奖励制度,形成社会监督、群防群治的合力。

  应该加大医保中心和医院之间的博弈,医保中心有必要强化审核和监管力度。可以想象,如果医保中心能够像商业保险机构那样,骗保的概率是不是会低很多?医院和患者再怎么合作,伪造终究是伪造,如果医保中心能够充分审核,应该可以减少骗保。医保中心不仅是个医保支出机构,也担负着资金的守护者角色,应该更多借鉴相关领域好的做法,探讨各种方式,真正尽责起来,为民众守护好救命钱。

  除了严惩之外,我们更应该反思当下的医疗体制。钟南山院士曾指出,“现在大医院都在拼营业额,而不是拼抢救率。”大医院如此,小医院为了生存抑或是多发点奖金与福利,也更想通过造假的办法套现了。不必讳言,只要我国的医院仍然以盈利为目的,像企业那样重视营业额和利润,无论医保的报销比例如何提高,总会有人动起医保的脑筋。(中宏网


在线
咨询
官方
微信
来电
咨询
400-656-6376
在线
报名
立即
分享
栏目
报名
2018节目征选中,填写联系方式报名
电话咨询
400-656-6376
全国服务热线